2019全国两会专题

全国政协委员张利荣:实施生态工程筑牢绿色屏障

发布时间:2019-03-13 信息来源:中国电力新闻网



  在今年全国两会上,《政府工作报告》提出要壮大绿色环保产业。而水电作为清洁能源,是优化能源结构的重要推动力,同时也对生态保护具有重要意义。作为水电行业的专家,全国政协委员、原武警水电第二总队总工程师、高级工程师张利荣,带来了关于加快鄱阳湖水利生态枢纽环评审批的提案。

  就此,本报记者采访了张利荣委员。

  中国电力报:在今年两会上,您为什么关注鄱阳湖水利生态枢纽工程建设问题?

  张利荣:鄱阳湖是长江中下游重要的湖泊,是中国第一大淡水湖,也是中国第二大湖。专家监测分析表明,自2003年以来,鄱阳湖处于由鄱阳湖向“鄱阳河”退化的一个局面,如果不加强对该湖水利生态保护,就会引发以湖泊为基础的鄱阳湖生态体系退化甚至崩塌。因此,从长江中下游整个生态体系看,鄱阳湖水利生态枢纽工程是“防湖变河”的关键一招,没有可以替代的方案,所以将鄱阳湖纳入长江大保护工程应该是刻不容缓的。

  中国电力报:请您谈谈建设生态水利工程能为长江流域发挥哪些作用?

  张利荣:鄱阳湖水利生态枢纽对长江中下游地区生态保护、防灾减灾、水资源保障等具有很好的综合效益。

  一是巨大的生态效益。保住“一湖清水”,长江中下游地区以鄱阳湖为基础的生态体系就能得以持续,这是最大的效益所在。

  二是防灾减灾的效益。枢纽的科学调度,能有效减少或防止长江中下游及鄱阳湖区洪水及干旱的灾害损失。

  三是水资源本身效益。“一湖清水”本身就是巨大的优质资源,能为长江中下游地区及鄱阳湖区的社会经济发展提供良好的水资源保障。

  四是还有航运、养殖、旅游和血吸虫病防治等效益,能有效改善鄱阳湖区民生条件,从而更有力支撑湖区生态经济区健康发展。

  中国电力报:在水电工程建设开发过程中,您觉得应如何兼顾建设和生态保护的关系?

  张利荣:水电开发和生态保护本身就是一体的,是评估水电开发多个视角的两个关键方面,将两者进行割裂或对立起来,不是唯物辩证法的思维方式。

  首先水电是最优质的清洁能源。电力系统的电能是由煤炭、水能、燃油、燃气、核能、潮汐、风能、太阳能、地热等转换而来,对他们进行全寿命周期评估,水电是最优的。此外,水电装机具有响应速度快、可调节性强的特点,开发增加水电装机不仅能提高清洁电能占比,还可以提高电网运行的安全、质量和效益,同时更好消纳风电、核电、光伏等新的电力能源。

  其次是把生态保护作为硬指标。水电开发,必须把生态保护作为工程兴建的基础条件,防止为获得最大发电效益而竭泽而渔。

  再次是加强生态环保科学研究。深化生态体系保护研究,特别要用系统工程科学统筹项目建设,建造更多新时代的“都江堰”工程。

  中国电力报:作为来自水电行业的委员,您认为在推进能源革命,优化能源结构方面,水电应发挥怎样的作用?

  张利荣:推进能源改革需要多向发力、综合施策,大力开发水电是其中一项高效的关键措施。

  一是我国电力能源构成特点是煤电比例居高不下、水电比例较少、风电等其他新能源比例逐年提高。2018年全国发电量中,水电占比16.24%;火电占比高达73.32%,这说明要优化能源结构,还需要大力发展水电。

  二是中国水电资源非常丰富,技术可开发量是6.6亿千瓦、年发电量3万亿千瓦时,但2017年底实际开发量是3.4亿千瓦、年发电量1.2万亿千瓦时,按发电量计算的开发程度只有39%。而发达国家总体较高,如法国88%、德国74%、美国67%,《水电发展“十三五”规划》中指出,我国水电资源还有巨大的开发空间,值得我们去挖掘。

  三是中国的水电开发技术世界一流,建造了三峡水利枢纽等一批超级工程,生态保护理念和技术也取得巨大进步。水电行业要抓住壮大绿色环保产业时机,加强西南特殊条件下生态保护和水电开发的技术研究,在确保生态保护可行可控的条件下,加快推进一大批水电工程项目的勘察、设计、建设,促进水电开发与经济社会和生态效益协同前行。